z9xia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紫衣居士-第七百二十四章 判若兩人讀書-caj30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次日,段毅按照习惯,吐纳练气,冥想静思,颇有所获。
将一夜在藏武楼当中领会的精髓尽数消化干净,这才被贺兰府上下人请去用餐。
餐后,贺兰啸君有要事要做,府内之人也是各司其职,无法顾及他。
正好小月儿很想带着段毅在县城内逛一逛,两人便和裘公公,安婆婆走出贺兰府,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
比起此刻经历高压管制,百姓生活极度压抑的河阴县,此城颇显几分繁华盛世之状。
到处沸沸扬扬,大街小巷,车水马龙,往来之人川流不息。
两侧街道,商铺之内多有客人上门,进门两手空空,出门大包小包。
摊贩之间,也是被围的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可见生意之火爆。
还有外地而来,囊中羞涩,求盘缠当街卖艺的。
通过特别的手法,表演出口喷火焰,脚踏悬空钢丝,胸口碎大石等等节目,着实让段毅看了个热闹。
这帮人虽无多少武功,但所掌握的一些知识,智慧,却是不可小视。
贺兰月儿过去在城中没少见这些,早就不觉新鲜,只是今日乃是和自己心爱男子一起游览,平添几分兴奋和喜悦。
一路上叽叽喳喳,像只欢快的小百灵鸟,向段毅讲解城中的风俗人情。
而安婆婆和裘公公两个也是好久没经历如此热闹的场面,脸上笑容不曾收敛,心中郁气消结。
正当月儿准备带着段毅到城西再逛逛时,段毅的脸色忽然变化。
漆黑浓密宛若两柄长剑的斜眉挤在一起,目光幽深,寒潭一般照射四方。
他此时修为已经臻至当世绝顶之境,气机一变,登时使得周围的行人纷纷心中一停,宛若被什么洪荒巨兽盯上一样,还有几个灵感强一些的,浑身冷汗直流,却不晓得因为什么。
“嗯?这是杀气,若隐若现,若即若离。
幹坤武神
此人对我有杀心,而且修为之高,之强,纵不如白莲教赤面天王,怕也差之不远。
究竟是谁?”
段毅怕月儿担忧,故而很快收敛自己的异样表现,心中却是沉思起来。
从默示录开始
席少撩情:欲宠不休 浅浅的心
他在这里应该没有对头才对,莫非是南方魔教的南宫适找上门来了?
一想到南宫适,段毅看向身旁月儿的眼神就带着些心疼和愧疚,若非是他,月儿也不会遭遇此人掳掠,差点性命不保。
鬼三断案传奇
“嗯,知道我发现他了,竟然还不走?
看来他是有意要引我见面,好,倒要看看你想做什么。”
段毅突然停下脚步,找了个借口和月儿说明自己有点急事要办,便将少女托付给两老看管,有他们在,月儿的安全应该不必担心。
至于贺兰月儿,嘟着粉嫩的嘴唇,好像能挂油瓶一样,显然不开心。
但她很乖巧懂事,知道段毅有急事要办,不是有意冷落他,只是叮嘱早去早回。
奪心千金
反倒是裘公公和安婆婆两老久经风霜,武功也不差,隐约察觉到什么,冲着段毅使了个“多加小心”的隐晦眼神。
段毅点点头,示意自己清楚,而后三两步间融入人潮当中,不见了踪影。
天才地師
“月儿,咱们继续逛一逛,说不定过一会儿,段小子便回来了,不用着急。”
相比安婆婆的抚慰之语,贺兰月儿精致的脸蛋上并无多少失望,干脆当成自己游玩,也是一样,笑容重新绽放。
另一边,段毅自离开月儿后,便循着那虚空当中,不知何处传来的杀意追去。
先是以步法弹射,宛若缩地成寸一般一路向北,城中建筑由密集,高大,渐渐变得稀疏,低矮,且林木越发多,苍翠之色渐渐占据人的视野。
等到周围已经无人,段毅足尖一点,衣袖猎猎而响,人如激射长箭窜入空中。
继而双手张起,运起绝世轻功,排开层层空气阻力,宛若一只畅游天穹的神鹏,飞速朝着那正不断向前移动的杀意中心追去,一掠百丈,近乎神话。
段毅的气机此时也铺展开来,好似一柄绝世神剑出鞘,锋芒无限。
不过,那人似乎也并没有想过要逃,就在一片杳无人烟,长满密集树木的林中,骤然停下身法,等待段毅的到来。
大地主的逍遙生活 無欲無求
轰的一声巨响,段毅身影骤然射在松软的土地之上,猛烈的劲道直接将脚下丈许方圆之地,炸的塌陷一尺有余,白色的气圈环环外放。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四周碗口粗细的密集树木,也被劲风吹得四面摇曳不停,树叶哗啦啦的从枝端掉落,洋洋洒洒,宛如飘雪。
段毅气势高涨,撑天拔地,似乎成了整个天地的中心,威猛霸道无比,强横之态尽显。
南明烽烟 江离恨
他武功愈高,收发随心,自不会连力量也控制不住。
此番作为,只是先声夺人,为的便是给予那发出杀气之人强大的压力,也是一种心灵交涉争锋之道。
只是,在看到那人的瞬间,段毅瞳孔收缩,脸上表情诧异,本来高涨的气势一顿,圆润无暇的气机也是有了片刻的不稳。
他心中无比的疑惑,又有些许的恍然,直面对方,慨然道,
“原来是你,曲东流,曲掌门。
想不到你竟然藏身在贺兰家族,难怪魏州江湖再无你的踪迹。”
段毅现在虽有朝着莽夫方向发展的苗头,但到底曾经是个聪明人,稍微串联一下,就能想通这位曲大掌门为何在这。
无他,对方在江湖上已经声名狼藉,人人喊打,又战败失去一切,除了和他有姻亲关系,又足够强大的贺兰家族,他又能去哪呢?
不过,这位曲掌门现在的状态显然不对劲,一身气机,气势,武学修为,倒是狂飙猛进,武功比起曾经在沙麓山金鼎派当中,强横不知多少倍。
然而,他的身体变化却是更大。
若不是段毅对此人印象深刻,乃是他武道之始最想击败,打杀的仇人,他几乎认不出对方来了。
怪物 倪匡
披在黄色长袍内的身体,几乎没有多少血气精气的涌动,高瘦的身形下,是掩藏不住的腐朽气息。
即便只看那张脸,段毅都有种不寒而栗之感,苍白的宛若十数年未曾照射阳光,颧骨凸起,皮与骨紧紧贴附,而中间的血肉则不翼而飞。
这样的曲东流,强则强矣,但哪有当年那股子英气勃发,神武不凡的样子?
要知道,曲东流可是能将拜月宫月碧奴勾搭上的英伟男子,颜值,气度,绝对是人中之龙。
校草請滾開 墨羽淩冰
现在,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