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jiw7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ptt-第1133章 轉了四手的小道消息相伴-xr87w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小說推薦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裴谦看了看时间,今天已经是周五了,也安排不了太多东西。
先去跟孟畅简单沟通一下,让他做好准备,然后再去安排一下水军,让他们在周末两天稍微炒炒热度、做做铺垫。
谁说女孩不是特种兵
然后周一开始,腾达官方发表声明、孟畅那边拍宣传片、发微博告诉玩家们自己在跟迟行工作室合作……
慢慢地工作就走上正轨了。
下个月估计都要忙迟行工作室和VR眼镜的事情,等忙完了,差不多也就该结算了。
虽然这个周期失败了挺多项目,但毕竟存在体验店、小吃集市这种虽然一片叫好但不怎么赚钱的项目,再加上买一大堆商铺花的钱,以及515游戏节和夏促的两次烧钱活动,努努力争取一下提成,还是很有希望的。
反正下个周期的事情下个周期再说,先想办法把这个周期完美收官吧。
惊鸿醉 桃花酥
裴谦打定主意,立刻坐车赶到神华豪景大楼,没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径直来到广告营销部。
……
与此同时,广告营销部。
孟畅正在自己的工位上,百无聊赖地玩着游戏。
他倒不是一个特别喜欢玩游戏的人,但没办法,在这边太无聊了,没别的事干,除了追剧就只能玩游戏。
孟畅之前经常要做跟游戏有关的宣传方案,自然要多玩玩游戏、了解了解,反向宣传的时候才好发挥。
婚已涼,總裁大人請轉身
虽说可以临时突击,但对一个门外汉来说,临时突击也没什么卵用,还是得多多学习、融会贯通才可以。
现在孟畅虽然已经撂挑子不想干了,但打游戏的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
另外一边,于耀正在和旁边的同事窃窃私语。
“感觉前段时间孟哥的情绪有点低落呢?最近这两天才稍微有点好转。怎么回事,灵感班的那个宣传方案不是大获成功了吗?”
“怎么感觉,孟哥的行事风格跟裴总越来越像了。他现在也是先腾达之忧而忧?”同事疑惑道。
于耀微微摇头:“我觉得应该不是,或者说,不全是。”
“首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孟哥在裴总手下工作这么长时间了,裴总又把自己的销售策略倾囊相授,孟哥受到裴总的影响、稍微发生一些变化,这是很正常的。”
“但要说‘先腾达之忧而忧’……我觉得应该不会。”
“毕竟两个人扮演的角色不一样,裴总是腾达集团的掌舵人,而孟哥嘛,就只是广告营销部门的负责人而已,就算再怎么耳濡目染,思想境界应该也达不到裴总那个程度。”
“我觉得孟哥这个反应,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一种对自己不满、奋发图强的状态?”
同时有些疑惑:“怎么说?”
于耀解释道:“你看啊,孟哥原本对自己的宣传策略应该是非常自信的,想当年他在冷面姑娘那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网上玩弄热度,吸引所有网友的目光,何其威风。”
“但是来到腾达之后,孟哥在裴总的指点下对自己过去的营销方法全盘否定,做出的方案却比之前更受欢迎、更火爆了。”
“这足以说明,裴总的宣传营销之道远在他之上啊!”
“所以,我们的方案越成功,就会让孟哥越是看到自己跟裴总的巨大差距。而这种差距让他很难高兴得起来,他感到不满、感到压力,自然表现出一副忧心忡忡的状态。”
“我觉得,这才是他和裴总的本质区别。”
同事恍然点头:“原来如此!”
两个人正小声讨论着,就看到裴总快步从门外走了进来,然后径直来到孟畅的工位面前。
“来会议室,跟你说说宣传方案的事情。”
眼瞅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入会议室,于耀和同事对视一眼,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你看,我就说吧,孟哥的宣传方案背后都有裴总的影子!这次可能是因为接下来的宣传方案比较重要,裴总甚至亲自找到广告营销部来了。”
“只是不知道接下来的宣传方案会是什么呢……好期待啊!”
……
裴谦和孟畅两个人来到会议室,各自坐下。
“之前说好的,这次的宣传方案你全程参与。既然全程参与了,顺便搭把手、执行一下没问题吧?”裴谦问道。
民国之逆光日记
孟畅立刻点头:“当然没问题!”
对于这个提议,孟畅当然是求之不得。
因为他确实非常好奇,裴总到底会怎么操作。在旁边看,很多细节看不到,裴总会不会搞小动作他也不清楚。
但如果参与到宣传活动中,自己亲自来执行这个宣传方案,所了解的肯定比单纯旁观要多得多。
我等你之无怨无悔 仲望晨曦
裴谦简单把孟畅需要配合的部分,跟他讲了一遍。
主要是拍摄宣传片,以及在个人微博上宣布跟迟行工作室合作,实际上是把孟畅的个人形象与迟行工作室接下来的一系列营销活动给捆绑起来。
“宣传片怎么拍嘛……你看着来,我就只有三点要求。”
“第一,在宣传片中尽量不要出现Doubt VR眼镜的真实形象,而是用一个很离谱、很夸张、很有科技感的虚拟形象替代。”
“第二,要拍得足够意识流,甚至显得莫名其妙,让大部分人看了都感到非常疑惑。同时注意逼格千万不要太高。”
飞天之东京之梦 工藤银子
“第三,加点夸张的宣传语,例如‘世不二出’、‘三年之内能买到的最佳VR产品’之类的,你自由发挥。”
“宣传片的经费我会给足,具体花多少钱来拍,你自己把握。”
经费的问题不用裴谦多解释,孟畅自然懂。
花钱一定要多,这样一来转化的提成才多。如果一开始就不舍得花钱,最后成功了才赚那么一两千的提成,那多亏啊。
但是经费越充足,拍出来的东西就越有可能效果爆炸,这其中的度必须要好好把握。
裴谦觉得,这点事情孟畅应该能处理好吧。
孟畅则是在细细品味这裴总的这三点要求。
片刻之后,他问道:“裴总,您这是想要……欲抑先扬?”
“这个宣传片反复暗示大家,我们的VR眼镜是划时代的产品,给他们营造一种不切实际的期待感,同时在不同的观众群体中制造争议,这样等产品发售之后,他们会感受到一种落差,对吗?”
裴谦不由得心怀大畅。
可以,终于有人不是瞎鸡儿曲解我的意思,而是领会到我的真实意图了!
舒服!
—————
原来不被人曲解是这样幸福的感觉啊!
跟明白人说话,就是这么敞亮。
裴谦点点头:“没错。”
孟畅犹豫了一下说道:“但,裴总,仅仅是这样怕还是差得远啊……”
裴谦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我特么会不知道?
裴谦继续说道:“这只是起步,还有其他后续安排,你耐心听着。”
“然后就是要把你的形象跟迟行工作室的营销活动捆绑起来,你的微博我记得还有很多粉丝,利用起来,在合适的时机宣布一下。”
“迟行工作室那边我会打好招呼,不会拆你台的。”
孟畅愣了一下:“裴总,你还真是物尽其用啊……”
他这么聪明,瞬间就明白了裴总的用意。
是打算用自己的坏名声,把迟行工作室给拖下水,顺便让所有人戴上有色眼镜看待这一系列的宣传活动。
孟畅瞬间有一点点后悔。
这个好点子,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但是转念一想,似乎也不对。之前就算想到了,也不太好用。
因为这次的宣传活动是围绕迟行工作室展开的,裴总要先把迟行工作室跟腾达集团的关系切割一下,再搬出孟畅才好使。
可之前孟畅负责的项目,都是腾达自己的项目,效果肯定不会像这次这么好。
所以,孟畅也就不纠结了。
而且裴总的这个玩法,还给孟畅提供了一些启发。
自己这个坏名声,以后是不是也可以想办法利用一下?
为了提成,我孟畅可以做任何事情!
裴谦确定孟畅已经完全理解了,没有曲解自已的意图,非常高兴。
“好,差不多就这样,今天你先好好体会一下这个流程,把宣传片给构思一下。等下周一,整个宣传活动就正式推进。”
“我跟你说,这次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想要给你拿提成,你这边可千万不能掉链子。”
孟畅心中呵呵,完全不信。
不过他还是点点头:“我明白。”
两人从会议室出来,裴谦径直离开,而孟畅则是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关掉游戏、打开文档开始构思宣传片。
于耀和同事对视一眼,微微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
离开神华豪景,裴谦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差不多可以回家,享受愉快的周末了。
但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谁啊这是!”
“怎么周五下午都快下班了还在忙工作,还给我打电话请示呢?”
“让我看到是谁,我一定给他所在部门减加班额度!”
裴谦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默然无语地接了起来。
“妈?什么事?是让我这周末回家吗?”
电话里传来老妈的声音:“啊?不用,你在那边忙你的工作就行。妈想问你个事,你现在……攒了多少钱了?”
裴谦愣了一下:“啊?”
因为离得近,裴谦回家的次数也不算少。
但老俩反而不让他多回,因为都知道自家儿子现在可是飞黄工作室搞得风生水起的,工作肯定很繁忙,让他趁着年轻多忙忙工作。
尤其是前段时间《使命与抉择》票房又爆了,让老俩喜出望外。
他们都觉得,电影票房这么高,儿子总能拿到不少分红吧?
由衷地替儿子高兴。
但是这次怎么问起钱的事来了?
裴谦如实回答:“三百多万吧。”
老妈显然吃惊了一下:“啊?你小子挣钱这么快呢?”
“那你工作千万别太辛苦了,一定得保重身体啊。”
裴谦有些无奈:“我知道,工作其实不忙。”
他说的确实句句属实,工作一点不忙,甚至有点养生,就是得需要非常强大的心理调节能力,否则迟早得被气出病来。
小子別惹我
爸妈就是这样,儿子事业起步的时候叮嘱要认真工作,等赚钱多了,立刻就担心起儿子的身体来了。
但是对裴谦来说,这特么才多少钱啊?
对于一个获得系统的人来说,三年了才搞了三百多万的个人财产,哪怕加上之前买的那套房子,那也不到五百万啊!
简直是一种耻辱!
其实如果顺利的话,一个周期就能薅个三四百万,然而情况总是不太顺利。
行吧,往好处想,至少一个个周期有惊无险地度过,系统的初始资金额度越来越高了,亏钱所能获得的理论上限收入也越来越高了。
裴谦问道:“妈你那边有事要急用钱吗?要多少,下午给你打过去。”
老妈说道:“不是,我有什么可急用钱的。”
“我就是最近听说,老工业区那边的房子要涨价了,买到就能赚。我就想啊,你平时忙工作,肯定关注不到这些消息,你要不趁着这个机会赶紧买一套?有存款也别让它躺在银行吃利息啊。”
裴谦沉默片刻,说道:“老工业区那片房子要涨价的事情……是哪来的消息?您可别被中介给忽悠了啊。”
老妈的语气十分笃定:“你放心,绝对是很靠谱的消息啊!你妈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发小,他儿子是富晖资本的一个核心员工,他儿子说是富晖资本的李总亲口说的!”
“人家已经在老工业区那边看好了,这周末估计手续都办完了。”
“富晖资本可是家在京州数一数二的投资公司啊,李总说的话那还能有假吗?人家肯定是知道一些内幕消息,提前听到了风声才这么说的!”
“人家还说了,这消息现在就是小范围内流传,要不是你妈跟人家关系铁,肯定打听不到这种消息呢。”
“你抓紧时间,趁着现在价格还没彻底涨起来之前,赶紧买一套,咱们自己住也不指望着投资,买一套就够,你手上也得多留点钱应急。”
裴谦:“……”
这特么的消息获取渠道简直是神了!
李总他懂个锤子,还是看到我在那边买了点商铺、搞了个小吃集市,所以无脑在那买?
但是我在那买商铺完全是个意外啊,小吃集市也完全没考虑赚钱的事啊!
我在那投资是为了烧钱,我有系统啊,你们这群人跟着瞎掺和什么呢?
裴谦很无语:“妈,你这转了四手的消息也不见得靠谱啊,老工业区那边你的房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破地方发展不起来的,买了多半就砸手里。”
老妈显然完全不服:“这时候你得相信专业人士啊,在投资这方面你还能比人家李总更懂啊?”
“再说了,那边不是还有小吃集市吗,说是未来要改造成美食街,吃的东西多。在附近买套房子,天天都能去吃,以后肯定越来越热闹,我觉得准没错。”
“不过,你挣的辛苦钱,你还是自己决定吧,你妈就是给你说一下这个消息。”
“到时候房子涨价了,你可别怪我啊。”
裴谦:“……行行行,妈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裴谦一肚子的槽都不知道要去从何吐起。
合着自己无意间的烧钱之举,形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闭环!
先是自己临时起意,为了阻止冷面姑娘一拍脑门想出搞个小吃集市的事情,然后是梁轻帆又临时起意买了小半条街的商铺。
结果莫名地被李总给盯上了,李总一看,这肯定是要有大动作啊,立刻就毫不犹豫地在那边投资。
然后李总又跟几个核心员工说了这个事情,其中一个核心员工又跟自己爸妈说了,恰好跟裴谦老妈是发小,于是这个消息就又传到了裴谦这里……
别人都以为李石是掌握了什么了不得的内幕消息,但裴谦再清楚不过,哪来的什么内幕消息啊?
完全是巧合,是误会啊!
买老工业区的房子?闲的蛋疼才去买!
裴谦本来完全这事完全不靠谱,但转念想了想,还是打开APP,打算稍微看看那边的房子。
虽然这房子不太可能升值吧,但老妈有一点说得对,周边的环境以后肯定会比较宜居的。
老工业区这块本来比较破败,环境也不太好,跟“宜居”两个字完全不沾边。但随着惊悸旅舍和小吃集市的落成,周边的经济倒是被带动了一些。
在这边住,一出门就能到小吃集市去逛逛,吃点好吃的,别的不说,肯定是很有烟火气。
现在高铁站附近的那套房子呢,虽说位置不错,交通也方便,但对老俩来说住得显然是少了点日常生活的烟火气,还是有些美中不足的。
老人们不需要交通便利,也不怎么喜欢大商场,但在小吃街这种大街小巷的串一串,应该还是不错的。
更何况老工业区这边的房子应该也很便宜,找个新一点、环境好一点的小区,买一套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然而浏览了一下APP之后,裴谦震惊了。
“这特么房价长得也太快了吧?”
“这种破房子值这么多钱?就离谱!”
“泡沫,绝对是泡沫!”
裴谦一看这个价格,当时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前年裴谦看过京州的房价,市中心的房子也就一万五六的样子,高铁站附近的几个楼盘普遍都在一万一、一万二左右。
而那时候老工业区的房子算是整个京州的价格洼地,最多也就是六七千块钱。
因为整个京州的发展趋势是往西、往南,老工业区这块又老又破,又没什么发展前景,小区也大部分都是老小区,只有少数几个新楼盘,价格自然很低。
但是裴谦现在在网上看到这边的价格,均价竟然已经涨到了八千多了!
虽说两年间的房价呈现出整体上涨趋势,这是普涨,但老工业区的房价竟然都能八千?
而且这还是均价,一些好小区肯定都破万了。
裴谦表示完全不能接受!
显然,这都是泡沫,都是像李石一样的人搁这疯狂买买买,其他人也无脑跟风,把房价给推高了。
“现在的人啊,就不能独立思考一下吗?”
“什么都无脑跟风,等房子买了,热度也过去了,房价降下来,这不是全都砸手里了吗?”
“哎,真是。”
缔造未来
裴谦非常无语,并为这些人感到担忧。
不过,平静了一下之后,他还是再次拿起手机。
“算了算了,就算一万一平,150平的房子也才150万,又不是买不起。又不指望着它升值,跌了就跌了。”
这次裴谦仔细看了一下周边的这些小区。
不得不说,虽然这片区域的房子整体都上涨了,但上涨的幅度也各不相同。
上涨的速度显然取决于三个因素:距离小吃集市的远近、小区环境、教育因素。
那些位置好、带学区的新校区,显然是最火爆的,涨得也最离谱。
而离得远的小区,涨价的幅度就微乎其微了。
这也很正常,小吃集市甚至整条小吃街所能影响到的就那么一点点范围,离得远了就完全没有任何投资属性了。
但是裴谦本来也不是打算投资,只要买在步行能走到小吃集市、附近配套设施也比较完善的新小区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