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0mod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66章 改革的春風(完)相伴-dgb9w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李直在朝会时当场劝说高潜退位让贤的事情尚未完全平息,邺城中枢就再次召开了大朝会,原因无他,高伯逸回来了,很多悬而未决的事情,需要人来拍板。
河北世家,虽然贪得无厌,但是也知道,现在只有利用高伯逸,才能达成控制北齐的目的。因此哪怕双方有矛盾,也会是在台面下,台上,是不会撕破脸的。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李祖娥身边的太监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紅蓮領域 生命不能承受之菜
邺南城皇宫太极殿内的各位朝臣,都在互相观察同僚们的表情,只是他们看不到站在最前面的高伯逸,到底是在笑还是在皱眉。
“陛下,臣有本奏。”
高伯逸出列,手里拿着一本奏折装模作样的站在大殿中央。
其实,自从高潜继位后,他是很少正式喊出“陛下”二字的,一般都是说“太后”。今日这么说,可谓是意味深长。
晚安,教授大人
以杨愔为首的文官队伍,很快就注意到高伯逸对高潜称谓的变化。
“楚王不必拘礼,哀家一个妇道人家也看不懂奏折,你直接念好了。”
李祖娥的声音带着一丝娇柔和慵懒,昨夜跟高伯逸在床上可疯狂过瘾了一把,她的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一样的释放,今日能按时早朝就已经不错了。
“是,太后。”
“淮南不仅是军机重地,淮南的扬州,更是贸易枢纽,国库大半来自于此。国家的寻常之法,在那里恐怕不太适宜。”
高伯逸说的意思,其实大家都懂。
两淮盐,天下咸,扬州虽然不产一粒盐,但却是江南食盐的总商埠。陈蒨皇宫里吃的盐,都是来自于此。
顽皮小姐谈恋爱 顾明雪
以贩盐为主,带动了其他贸易的兴盛(因为盐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当做货币来进行交易,再加上高伯逸几年前就布局淮南,所以现在那里已经成了北齐赋税的主要来源地。
而淮南却又是跟南陈接壤的前线军事重地,需要有大将镇守。
这种集军事与商贸合一的重镇,国内的法律确实不太适应,确切的说,就是淮南赚钱够多,然而军力却不够。
将来若是南陈翻脸,谁占上风还真是两说!
大娱乐年代 九指v587
而且,扬州及周边富庶,那边的人,习惯用钱解决问题,包括服徭役,商业头脑普遍发达,不喜欢种地。
北齐国内对于农耕,则是强制性的,不是你想不耕田,就可以不耕田的。所以在那里出现了一种“租田”的业务,也就是农户把田租给佃户种,然后把徭役也摊派给他们,引起了很多不必要的社会矛盾。
这些问题,其实那些大世家也看到了,只是他们根本不想管!
老公你好魅 最美莫过素颜
为什么呢,因为那边发财实在是太爽了啊!赚钱赚到手软,根本停不下来。反正扬州是谁都吃不下的,吃下就是众矢之的。
那么大家干脆就睁只眼闭只眼咯?
某些“小事”,只要不耽误赚钱,那就随他们去吧。
所以当高伯逸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包括杨愔在内,众多文官都是一脸尴尬。
421寢室記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嗯,楚王言之有理,哀家也是有所耳闻。”
李祖娥煞有介事的说道。
她一个深宫中的女人知道个啥的淮南和扬州啊,还不是高伯逸昨夜在床上跟她说的,今日会发生什么事,两人早就商量好了。
这两人一唱一和,杨愔想插嘴都不知道要从什么地方说起。
“扬州啊,商贾之气太浓了,长此以往,淮南之人都只知道商贾,不知道国家与朝廷,这样是不行的。我们是为朝廷办事的,不是为那些商贾,还有他们背后的人办事的。
而且啊,淮南军备废弛,本王这里得到的消息,可谓是触目惊心啊,诸位,你们要不要看看?”
高伯逸从袖口里拿出一叠纸,一边走,一边在众大臣面前摇晃,态度十分嚣张。这里居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反驳他。
差不多每个人都从扬州那边得到过各种各样的好处,拿人手短,又怎么会说坏话呢?淮南的都督都干不长,大部分都是捞一票后就被调走了,来的人,又跟前任一样,继续捞。
当然,长江对岸也是一回事,这种事情南陈皇帝陈蒨想管也管不了。
“诸位爱卿,你们有什么看法呢?”
李祖娥不经意问了一句,此时高伯逸已经将那一叠纸,交给了李祖娥身边的小太监。
“太后,高大都督应该已经有了定案,不如让他先说说看,淮南的事情,要怎么处理为好。”
三芥塔
清心游
杨愔上前一步,面不改色的问了一句。
他是文官的首领,更是世家在邺城中枢的代言人,他这个时候不出来说话,那可就真废了。
“设立淮南行台,由一都督统领,一长史辅助,总管淮南军事。其统辖区域各关卡及商埠的防卫,都交其负责。”
嗯?
杨愔等人原以为高伯逸说淮南贸易腐败的事情,没想到居然又跳到军事上面来了。比起淮南地区创造的财富而言,那点腐败实际上是微不足道。
但是,淮南地区的军务败坏,这个却是肉眼可见的,如果不管,迟早会完蛋。更重要的是,高伯逸现在是北齐总览军事之人,还封了个什么“天下兵马大元帅”。
所以他提出这个问题来,别人根本无法反驳。
“扬州那边的事情,可以慢慢整理。军务却一刻耽误不得。微臣建议,让彭城郡王高浟,担此重任。”
呵呵,高浟确实很合适的,为人刻板,乃是高家不多见的严肃之人。他在济州公干的时候,就处理过类似的事务,在东河泊司干得挺不错的。
更何况他是高氏皇族的人,跟世家也不对付,在济州的时候,就得罪了不少世家之人。
让他出马,高伯逸确实是出于公心,不是为了抢班夺权。
“微臣觉得,彭城郡王赴任,甚为妥当。”
事情到了这一步,杨愔也不好站出来反驳。主要是高伯逸这一下太突然了,谁都以为他会跟高氏皇族斗个你死我活,谁想他居然把目光转向世家的“钱袋子”扬州呢。只能说此人心思诡谲,一般人根本就猜不透。
杨愔作为文官首领,他要注意影响和吃相,不能太偏向于世家,毕竟,他就是弘农杨氏出身。
“大都督,高浟赴任淮南,很是稳当。只是辅助他的长史,谁最合适?”
这个问题,才是杨愔关心的。如果那个长史是世家的人,保证高浟什么都做不成。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高伯逸笑眯眯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