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alp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就是超級警察 愛下-1142、吹噓一輩子的事情熱推-dnu56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何雯当然非常清楚,卢薇薇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像卢薇薇这样的女子,何雯在这一生当中遇到过太多。
如果说非要设立一个排名的话,那么何雯在自己这些年当中遇到的每个人,几乎都排在自己面前。
自己就是那个老末,这是一个原生家庭造成的,让何雯陷入到深深的自卑。
虽然何雯在读书成长过程当中,也试图努力改变这一情况,但母亲的各种穷养灌输,让她很难跳入思维怪圈。
似乎自己天生就是低人一等,家中欠下的外债,让自己根本不敢向父母奢求零花钱。
小孩子是会有比较心里的,当别的小孩手里都有糖,而自己手里却没有时,自卑这种性格,很快就容易形成。
更何况,何雯已经在这种自卑的环境中成长了20多年,自卑这种心理,似乎已经深深印刻在何雯的骨髓当中。
也如何雯自己所说,工作之后,突然手里有钱了。
虽然每月工资只有小几千,但她能为购买一个包包刷卡8000块。
按照何雯自己的解释,这是为了弥补自己当初欠下来的种种不甘心。
可表面上的光鲜亮丽,并不能给何雯带来什么,当物质东西自己感觉略胜一筹时,原生家庭的比拼,顿时又让何雯跌入深渊。
何雯也就是在那时候开始才发现,自己无论多努力,或许都只是一个苦命打工人,甚至连转正的机会都没有。
可命运给你关上一扇窗的同时,也会随机给你开后门。
方伟波就是那个后门。
一个哈弗毕业的博士后,一个被医院用人才引进请来的高端人才,突然之间成了自己的上司。
再加上方伟波刚刚离婚,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似乎让敏感的何雯第一时间捕捉到。
也正是因为这次机会,让何雯开始了黑化之路。
“何雯,我同情你的遭遇。”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后,抬头看着何雯道:“但是你跟张天翔犯法害人的事情,我们也必须追究。”
“当然,我们会在卷宗里,将你这些情况陈述上去,交给法官定夺。”
“但是请你记住,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没有回报,也并不是所有的靠山都能牢靠。”
“靠山山会倒,还是努力提升自己更重要。”
“谢谢,你的话我会谨记在心的。”瞥了眼顾晨,王警官,卢薇薇和袁莎莎,何雯又道:“也谢谢昨天晚上,你们给我过生日。”
“要知道,这是第一次这么多人围拢在我身边,给我在外地过生日,我不贪心,我已经很知足了。”
何雯最终还是认罪,自己存在怂恿犯罪的条件。
穿越之尋愛月 五元
而后续,顾晨又和大家审讯了张天翔。
几乎跟何雯所说情况一样,张天翔作为一个刚毕业的社会青年,却是也存在血气方刚的性格。
当得知自己的女人,竟然受到如此委屈,张天翔心里很不服气。
最关键的是,得知何雯怀有方伟波的孩子后,张天翔心里极度扭曲。
当然,这也是何雯没有事先告诉他,才导致张天翔思想黑化,一心想找方伟波报仇所至。
原本何雯可以跟方伟波好好沟通,但她却并没有这样做,而且略带怂恿的让张天翔替自己出头。
实际上,何雯也想让方伟波好看,可关键是张天翔年轻气盛,社会经验严重不足。
一个报复,竟然让他动了杀心。
钢筋铁骨
这也是何雯事先没有考虑到的。
可现在中毒已经成为事实,张天翔被抓,也是吓得不轻。
不果好在何雯的证词对张天翔有利。
在何雯的证词中,将所有罪责极力揽在自己身上,但顾晨也将两人的具体情况记录在案,客观公正。
至于二人该如何判罚,自由法官决断。
……
……
哈佛海归博士后水银中毒事件告破一周后,江南市的天气也忽然迎来短暂的晴朗。
不少警员开始将自己的被褥搬出来晒太阳。
刹那间,整栋警员宿舍的走廊上,看上去五颜六色。
办公室里,大家正在调侃第N次相亲失败的何俊超。
王警官磕着手里的瓜子,也是好奇问道:“话说这次为何失败?说出来听听,我们也好给你参详参详。”
“就是嘛,失败是成功他妈,你要多总结经验。”卢薇薇也是不嫌事大,吐槽何俊超从来就没留下过嘴德。
然而这次何俊超却是淡淡一笑:“我就这么随便一说,你们怎么还当真了?”
“不然呢?你何俊超相亲就没成功过。”卢薇薇都不忍心揭何俊超老底。
何俊超瞥她一眼,也是不由吐槽着说:“就……我们高中班上一个老同学,人长得很漂亮,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哟?”一听是何俊超高中班级的女神,丁警官顿时转过身,饶有兴致的问道:“你小子可以啊!都跟班里的女神勾搭上了?”
“什么叫勾搭?老丁你用词能不能文明一点?都是老同志了。”何俊超一脸尴尬。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帮人每次调侃自己的相亲经历,那比自己发工资还兴奋。
顾晨也是一脸好奇,于是忙问道:“何师兄班里的老同学,又是你心目中的女神,那不是挺好吗?近水楼台,你们也不用相互再了解了,毕竟彼此之间也是有一定了解的。”
“这话倒是没错。”何俊超端起丁警官前几天送给自己的枸杞茶,像老干部似的,慢悠悠的啄上一口。
卢薇薇见状,也学起何俊超的喝水动作,有模有样的模仿起来。
“前段时间她刚离婚……”
七禽掌
“噗!”
还不等何俊超把话说完,卢薇薇刚喝进嘴中的茶水,顿时喷王警官一脸。
“不是你等会儿,你的女神刚离婚?”卢薇薇眸子一瞪,感觉是不是自己听错?
何俊超默默点头。
王警官则是擦着满脸的茶水,一副没好气的姿态道:“何俊超的女神刚离婚,你卢薇薇喷我干什么?”
“哈哈,对不起老王,这就有意思了,原来你的女神已经名花有主了呀?人家都离婚了,你何俊超都还没结婚,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卢薇薇,你就幸灾乐祸吧?”就知道卢薇薇会嘲笑自己,何俊超反正也习惯了,没当回事。
王警官则从抽出纸巾,赶紧在脸上乱抹几下,这才又道:“怎么回事啊何俊超?怎么跟个离异的同学相亲上了?”
“你们听我慢慢说撒。”感觉众人听闻自己的女神离婚,顿时一个个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
王警官摆出伸手姿态:“请继续你的演讲。”
“滚犊子。”何俊超摆摆手,也是不由分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她前段时间刚离婚,昨天正好下班碰见,找我诉苦,说现在不相信爱情了,然后我们在餐厅聊了很久。”
“嗯,再然后呢?”卢薇薇问。
何俊超又道:“再然后,我说要不我们两个在一起吧。”
“然后她就说,我现在让她连友情都不相信了,所以就失败告终了。”
“哈哈。”闻言何俊超说辞,卢薇薇笑得合不拢嘴:“我说何俊超,她是有多嫌弃你啊?才会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也不是啦。”何俊超摆摆手,也是不由分说道:“我们都是相互开玩笑的,你以为我真要跟她在一起,只不过是调侃罢了。”
“而她也清楚,目前来说,她应该是不会很快结婚的,她只是在跟我寻求意见。”
“唉,这就对了。”王警官将脸擦净,这才端起保温杯道:“要我说,像那种感情问题,婚姻矛盾,我觉得你的女神就应该问那些单身的人,比如你何俊超。”
“为啥?”何俊超表示不解。
王警官又道:“还为啥?因为你们单身狗往往会站在上帝视角,给你的女神很多积极向上的建议。”
“如果你问的是夫妻,尤其是结婚多年的夫妻,那他们一般就会代入自己你知道吗?”
“然后就是越想越气,最后给你的建议都是不要结婚,没什么意思,我早就过够了之类的。”
“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听闻王警官一说,何俊超默默点头。
单从王警官刚才说出的几点建议,感觉还蛮受用的。
顾晨也是干咳两声,不由分说道:“唉你们知不知道?每当有一起谋杀案发生时,其实第一个被调查的……往往是死者的配偶。”
“只此一事,基本上应该是道出了婚姻的真谛吧?”
“哈哈。”听闻顾晨说辞,卢薇薇淡笑着附和:“还别说,顾师弟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打開棺材遇見妳 楚瑜
“真的是每一起谋杀案的发生,其实第一个调查的对象往往是死者的配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反正感觉挺邪门的。”
“所以婚姻是个好东西,从头到尾带来的都是开心,结婚的时候很开心,离婚的时候更开心。”王警官喝着枸杞茶,也是满嘴的胡说八道。
可再一瞧,卢薇薇正在做笔录。
好奇的王警官赶紧问道:“卢薇薇,你在干什么?”
“把你刚才说的至理名言记下来。”卢薇薇说。
“那然后呢?”王警官又问。
“然后?告诉嫂子,把你刚才说过的话再跟她复述一遍,就是那个什么所以婚姻是个好东西,从头到尾带来的都是开心,结婚的时候很开心,离婚的时候更开心这句。”
“妈呀,卢薇薇,你这就没意思了。”感觉卢薇薇在搜集自己胡说八道的证据,王警官当即不干了。
卢薇薇则是笑得合不拢嘴道:“我就随便说说,看把你给吓的。”
“卢师姐又皮了。”看着卢薇薇把王警官都得够呛,袁莎莎也是捂嘴偷笑。
只有何俊超在那感慨着道:“其实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其实说到底,婚姻就是一头猪,肥的肥瘦的瘦,喝汤的喝汤吃肉的吃肉,有人养的膘肥体胖,有人栅栏还没围好,猪就跑了……”
看了看自己,何俊超也是苦笑一声道:“可能我从小就是个妈宝男吧,被我妈教育成这种性格,因此都不敢有自己的主见,都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些女人打交道,所以在相亲时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现在连离婚的女同学都不放过。”
“哈哈哈,你有毒吧何俊超?都没听你说起过,原来你还是个妈宝男?”
感觉又有新发现的卢薇薇,顿时笑个不停,感觉就像发现新大陆一般。
誅天至極
以往挖何俊超的黑料,只能靠自己摸索,现在好了,何俊超主动交代自己的软肋,这就有点意思了。
王警官则不然,只是淡淡一笑:“何俊超,你勇敢说出自己的软肋,这很好,有软肋,我们才能帮你对症下药,这才能让你有所改变,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可能是吧。”何俊超幽幽的叹了口气,也是自嘲的笑笑:“可能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是妈妈对子女的爱吧?从小到大,我妈说过的那些话,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呢?”
“你妈都说什么了?”闻言何俊超一番感慨人生的样子,顾晨也非常好奇。
何俊超环顾四周后,也是一脸淡然,道:“以前一天天的,喜欢宅家里,老妈就会说,看你一天天的,就知道躺在床上玩手机,就不能起来出去走走吗?”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可当我真的出去了,她的电话马上就跟了过来,又说这都几点了还不回家?再不回家,我就不用回来了。”
“于是我就匆匆忙忙的赶回家吧,可一进家门,你妈又说天天就知道出去浪,就不能在家里待会吗?”
“弄得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该出去还是该待在家里有木有?”
“嗯,这个有。”吴小峰默默点头,笑孜孜道:“我妈也经常这样说,看来我也中招了。”
網遊入侵之極限逃生 亦晨
“还不止这些呢。”何俊超喝着茶水,也是淡淡一笑:“比如到了晚上,她见你还不睡觉,会说这都几点了还不睡?”
“可到了早晨,她又会说,这都几点了还不起?”
“什么你看你这屋里乱的跟狗窝一样,为什么你总是长不大呀?我供你读了那么多书有什么用?整天跟你爸一个德行。”
摆了摆设,何俊超也是一脸无奈:“反正说的你都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是不是?”
“哈哈,何俊超,看来你当妈宝男是有原因的,你妈太强势了。”卢薇薇说。
王警官则赞同道:“没错,有这么个强势老妈,别说你了,你爸估计也逃不掉唠叨。”
“可不是吗?唠叨起来简直要命,小时候想吃雪糕,我说妈,我想吃雪糕,结果她说我看你长得像雪糕。”
“我说妈,我想喝饮料,她说你看我像不像饮料?”
“反正说道最后,她又以一句我可是你妈,我能害你吗?我这都是为了你好来结尾,反正是无力反驳。
“在她的‘压迫’下,我也想过要努力反抗,但都是徒劳,感觉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渐渐养成了这种性格,所以面对女性,我天生胆怯。”
“噗!”
听闻何俊超说辞,办公室里一阵憋笑。
何俊超瞥瞥大家,也是没好气道:“有什么好笑的?我就不信你们就没遇见过这样的妈?”
“确实。”卢薇薇举手承认:“不得不说,果然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老妈。”
“不过,正所谓忠言逆耳,老妈的这些啰嗦,其实是打心里希望儿女们将来能够有出息。”
“对。”袁莎莎非常赞同的道:“卢师姐说的就挺好,做妈的,的确都想自己的女子过的好,只不过是教育方式有点问题罢了,但这都不是事。”
想了想,袁莎莎又道:“说了这么多老妈世界的东西,那难道只有妈妈们有口头禅吗?爸爸们就没有口头禅了吗?”
“呵呵,爸爸们当然也有口头禅啦,不过通常只有一句而已。”何俊超淡笑着说。
“哪句?”袁莎莎问。
“走,我们去看看你妈在干啥?”何俊超说。
整个办公室内又是一阵哄笑。
顾晨也被何俊超的“悲惨”童年逗乐的不行。
可回头一想,顾晨又问:“那何师兄,你童年就这么悲惨的活着?”
“那可不?”何俊超翘起二郎腿,拿起从卢薇薇那里骗来的薯片塞入嘴里。
顾晨又问:“那你小时候做过什么可以吹嘘一辈子的事情没?”
“呃……”
被顾晨这么一问,何俊超顿时呆滞在那,回想好半天后,这才打上一记响指道:“还真有。”
“你?还做过可以吹嘘一辈子的事情?”看着何俊超现在这副模样,卢薇薇有点不可置信道:“反正我不信。”
高門庶女
毕竟何俊超在办公室里的人设就是工具人一个,现在又多了个妈宝男的标签,家里还有个强势老妈。
你要说他从小做过什么可以吹嘘一辈子的事情,卢薇薇肯定是不信的。
然而何俊超却是表情浮夸,微笑中带着洋洋得意:“你还别不信,我说出来吓死你。”
这一说,可把卢薇薇给唬住了,卢薇薇忙问道:“你……你都干了些啥惊天动地的事情啊?”
“小时候私下改过族谱,将爷爷的名字挪到了我下边儿。”何俊超吃着薯片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