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kp5s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武俠江湖大冒險 愛下-371 黑龍會推薦-0y6s6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夜深了。
纽约,长岛市。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长岛市旁的一座岛屿,黑龙岛。
浪花迭起,夜色已深。
海上群星璀璨,岛上灯火通明。
这座岛,很有名,而这名气,正是源于岛屿的名字,黑龙二字。
而在美国,所有人都知道,黑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美国最大的黑帮帮会,最可怕的暴君,以及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势力——“黑龙会”。
而这里,就是黑龙会的根据地,里面的人不是恶徒,就是凶徒,要么就是穷凶极恶的高手,以及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手。
岛上怪石嶙峋,森严诡秘。
放眼望去,只见那多是仿中世纪欧洲古堡般的,像是一座巨大的城堡宫殿。
而在这座宫殿里,住着的,便是那手握无数人生杀予夺的暴君,黑龙会的帮派老大,万人之上的“黑龙司令”,更是美国近代史上最具权势的黑帮头目。
这里,是一切罪恶的源头。
很少有人知道黑龙司令的真名叫什么,他们只知道这个人拥有着数不尽的财富,以及无可匹敌的力量。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再过去的十几年里,那些敢与“黑龙会”为敌的人,无论他们多么有权有势,亦或是多么的富有,但下场往往都不太好,而他们的下场往往只有两种,要么匍匐在黑龙司令的脚下,要么,倒在黑龙司令的脚下。
跪着与倒着,听着一字之别,但确实天差地别,生与死,当然有很大的差别。
—————
但他到底还是人。
眺望着天空的浩瀚繁星,黑龙司令眼神闪烁,但他很快就望向了面前的人,一个女人,金发碧眼,凹凸有致,穿着一件镂空半透的丝质睡衣,裹着那曼妙的躯体,不着一缕。
既然是人,那自然就有情,有欲,何况争权夺势争名夺利,要的岂不就是享受么,倘若一个人只醉心沉迷于权力,活着又有什么乐趣,这样的人,迟早不是疯了,就是死了,男人,就该喜欢女人。
他自然也爱。
重生星際英雄母親傳
但他的爱和别人的不同,世人的爱大多都是情爱,动情生爱,彼此相爱,可一个做大事的人,一个强者,一个暴君,又怎么可以动情?又如何敢生爱?
这样,岂不是在告诉他的那些仇敌,对头,自己已有了软肋,现了缺陷,露了破绽。
所以,人还是不要动情的好。
而他,只想爱。
做、爱。
所以他也只做,和爱。
看着眼前的女人,黑龙司令已记不得这是自己第几个爱过的女人了,但他已不在乎,古时候的中国皇帝不有后宫佳丽三千人么,他既然为暴君,几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他虽已到中年,然体魄高大壮硕,魁梧至极,给人一种异样的压迫力,充斥着一种军人般的铁血之意,他穿着笔挺的军服,面容威严沉稳,好不威武,脸颊两侧,束了两道整齐的鬓须,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的墨镜,偶有精光自镜片后爆发显现。
他只是简简单单的站着,就好像一座山岳耸立在面前。
他就像是天生的皇者,不,他本就是皇者,只因曾有人替他批命,言及,他为人中之龙,旷世奇才,本该坐拥天下。
然,他这辈子,会遇到两个人阻碍他的霸业宏图。
一个,是“天煞孤星”,此人名犯刑克,触之者皆不得好死,一人是“暗黑魔星”,阴邪恐怖,乃是世上的大煞星。
不过对于这套玄学的说辞,黑龙司令多有不信,想他自十八岁起就已展露锋芒,所遇一切困苦厄运无不一力破之,迎刃而解,他的生命里,从没有失败一说,而黑龙会的偌大江山,亦是他凭借着自身之力,一步步打下来的。
他心中从无“惧怕”一词。
女人已褪去了睡衣,走了过来,也贴了过来。
但刚贴上来,黑龙却兀的皱起了眉。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你先下去吧!”
他沉甸甸的说道。
女人不敢怠慢,忙穿好衣服,已匆忙从另一扇侧门快步走了出去。
“帮主!”
门外有人唤道。
算帳 倪匡
“什么事?”
黑龙司令压下心头欲火,沉声道。
“有人闯岛!”
听着手下的四个字,黑龙司令不由一愣,他像是怀疑自己听错了,还是没听明白。
有人竟然敢闯他黑龙岛?
不说岛上高手,尽是那些干部手下都足以让人闻风丧胆,眼下居然有人敢闯他黑龙岛。
“谁?”
他问。
“属下不知!”
门外人回道。
黑龙司令难得的笑了笑,脸颊紧绷的肌肉轻轻牵动了一下。
“那倒是有意思啊,倒要看看是谁活的不耐烦了!”
岛屿孤立,毗邻长岛,两者间就只有一条五六百米长的石桥贯通彼此,这也是唯一的进出路。
可今天,现在。
聽說妳很叼 晚安黎晨
石桥上竟然来了个人。
从石桥的另一头,走了过来,闲庭信步般游走而来,不急不慌。
黑龙司令已登上了瞭望台,手中拿着望远镜,看着被光亮照的通明的石桥上,果然有人过来,还是一个中国人。
不用他说,已有“黑龙会”的干部手下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手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一群人呼啸着,已迎了上去,嘴里嚷着洋文,又蹦又跳,满脸凶煞,以及不善的冷笑。
重生小周後
“嗯?”
黑龙司令忽然身体剧震,他脸色微变,却是从望远镜里,看见那人居然似有察觉般一抬眼眸,隔着几百米超他遥遥看了过来。
但见此人身着一袭白色西服,背着个古怪长匣,一张脸雌雄莫辨,难以形容。
賴上小嬌妻
“黄皮猴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
而黑龙会的一些干部手下,已到了那人近前,双拳紧握,迎面就要砸出。
但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几个快步接近的黑龙会干部,突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动作,一动不动,浑似成了冰雕,凝立在了原地,任由那神秘人走过,越过,而后在夜风中化作一地冰渣,散落一地。
蔷色山河 月斜影清
后面剩下旁观的黑龙会手下,无不瞧的目瞪口呆,毛骨悚然,浑身都在哆嗦,两股战战,差点尿出来,嘴里喃喃自语着“魔鬼”之类的话。
“蠢货,这人不过是练就了一身邪门的功夫,枪呢?用枪!”
有头目见多识广,强压震撼,忍不住怒道。
其余人这才似反应过来,忙将腰间的枪拔出,对着那人拨下了扳机。
“砰砰砰……”
听着一连串的枪响,待到硝烟散去,其余人再定睛瞧去,只见桥上那人已是站住,而后在一双双惊骇欲绝,很是惊恐的目光下,缓缓一抬右手,纤手一翻,指间赫然夹着一颗颗子弹。
遂见那人微抿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轻声道: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