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2af人氣都市言情 催妝 ptt-第二十一章 三更閲讀-q08ir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温行之没等多久,他的人回来禀告,向温行之转达了凌画的话。同时,又说了凌画身边跟着五百护卫,显然,那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是凌画身边最得用的暗卫。
温行之蹙眉,“她真这样说?”
来人点头,“一字不差。”
温行之捻着手指问,“我们的人与她的人动手的话,能将她如愿请上山吗?”
来人勉勉强强地说,“五五定论。”
温行之淡淡道,“也就是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了?”
他顿了一下,斟酌片刻,摆手,“那算了,将我们的人撤回来,放她进京吧!”
来人点头。
温行之又补充一句,“你告诉她,哪怕她嫁入端敬候府,这件事儿也还不算完,让她最好保护好宴小侯爷的脸,用岭山威胁我一次管用,第二次就不见得管用了。”
来人应是,匆匆又下了山。
温行之看着窗外的红枫,淡如浮云地笑了笑,对暗影说,“你说,这世上,当真有为了一张脸此志不渝生死无悔吗?”
暗影摇头,“属下不知道。”
温行之扔了一片枫叶,“我也不知道。”
他身在温家,从小看多了黑暗,愈发觉得淡而无味,见到凌画,他便觉得,这么个有意思的人,放过未免太可惜了。
不过,他似乎是低估了凌画想嫁宴轻的心。
温行之的人往返山上一趟,用了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他折返回来,传达了温行之的话。
凌画想着用岭山威胁一次管用就好,她也没想多用第二次,温行之那样的人,也不是个能受人威胁的人,只要他今日退一步就好,让她顺顺利利地进京,与宴轻明日完婚就成。
金牌嫡女之毒妃归来
于是,凌画点头,“告诉温公子,他还是保护好自己那张脸吧!若他有朝一日毁了容,我连与他说一句话都不愿的。长的好看的男人何必难为长的好看的另一个男人。”
琉璃与望书等人嘴角齐齐地抽了抽。
护卫统领看了凌画一眼,没说什么,一挥手,带着人撤离了拦路的官道。
凌画摆手,虚虚地说,“走吧,我们继续赶路。”
温行之的人撤走了,他们就能畅通无阻了。
一百里地,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凌画撑着仅剩的一点儿体力,足足走了大半夜,在三更十分,回到了京城。
她有随时出入京城的令牌,亮出身份后,城门打开,她带着人进了城。
进了城后,她对望书说,“望书,你带着人回凌家歇着,琉璃跟我去端敬候府。”
望书“啊?”了一声。
琉璃也震惊地看着凌画,“小姐,您这副样子,跟鬼一样,是想倒在小侯爷面前,把他吓的明儿不敢娶你吗?”
凌画连白琉璃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不是。”
“那您都这么有气无力了,应该先回去歇着,饱饱地睡一觉,明儿也好有精神大婚啊,都三更了,您还去端敬候府做什么?”
凌画虚虚地说,“就是看看他。”
急婚蜜令:夫人,乖!
琉璃:“……”
她无语,“您明儿就会看到了。”
“不行。”凌画摇头,“我今儿就要看看他。”
琉璃无奈,“您就不怕您这个样子吓跑他吗?”
凌画终于白了琉璃一眼,“他是吓大的吗?”
那倒不是!谁能吓到宴小侯爷啊?
琉璃默,“好吧!”
于是,望书带着人回了凌家,琉璃陪着凌画去了端敬候府。
因明日小侯爷大婚,前些日子暂停的许多事宜都在这一日准备了起来,端敬候府内,管家带领着众人热火朝天地忙着,三更了,仍旧没歇着,整个端敬候府灯火通明。
凌画来到端敬候府门前,看着端敬候府的牌匾,忽然很是感慨,谁能知道五日前她还在岭山,五日后,竟然以不可能完成的速度和决心回了京城?
琉璃上前叩门。
门童探出脑袋瞅了一眼,当看到琉璃和凌画,猛地睁大了眼睛,抬手用力地揉了揉,怀疑的问,“凌小姐?琉璃姑娘?”
琉璃虽然看不到自己的模样,也知道她如今比凌画好不到哪里去,都跟鬼一样,她对门童点头,“你没看错,就是我们。”
门童连忙打开大门,对凌画和琉璃拱手,“您二人这是……”
明日要大婚,按理说,新娘子是不能这时候上门的,得等着明日小侯爷去凌家迎娶。
琉璃也想到了,回头看着凌画,“小姐,咱们不能进去吧?”
应该回家待嫁,这半夜三更上门,还弄的跟女鬼一样,像什么话。
凌画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她连下马的力气都没有了,虚弱地对门童说,“劳烦去通报一声,就说我要见小侯爷一面,请他移步出来吧!”
她不能进去是一回事儿,走不动路更是一回事儿,只能把宴轻请出来了。
门童应是,撒丫子向里面跑去。
宴轻每日都睡的晚,但也不会太晚,不喝酒时,子时一过,他基本就会睡下了,但今日不知怎么回事儿,躺在床上就是睡不着,干干地躺着,脑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是入不了睡。
门童蹬蹬蹬跑进紫园,来到门口,对里面急声喊,“小侯爷,凌小姐来了。”
这一声喊后,紫园院子内悄悄干活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惊讶地看向门童。
宴轻在屋里听的清楚,也愣了一下。
管家连忙走过来,问门童,“怎么回事儿?你说谁来了?”
凌小姐?他没听错吧?
门童喘了口气,立即说,“是凌小姐和琉璃姑娘来了,如今就在门口,说想见小侯爷一面,请小侯爷出去一见。”
管家转头看向屋门口,有些犹豫,“这……”
半夜三更的,明儿就大婚了,凌小姐突然请小侯爷出去见面,婚事儿不会发生什么变数吧?
宴轻下了床,打开房门,问门童,“她怎么来了?”
门童回答,“骑马。”
宴轻若有所思。
云落这时走过来,惊喜地说,“小侯爷,主子一定是刚刚从外面赶回京城,怕是连家都没回,先来见您了。”
宴轻瞥了云落一眼,“你高兴什么?”
云落:“……”
天下烟尘 公羽儒一
宴轻语气硬邦邦的,“她想见我,我就一定要见她吗?”
云落:“……”
他脸上的笑渐渐地消失了,心里直叹气,心想着主子以前的功夫全白费了。如今人虽然回来了,但若是想再把人哄住,怕是就难了。
宴轻转身又回了房,“不见。”
云落没法子,只能看向管家。
管家暗想这不妙啊,试探地开口,“小侯爷,凌小姐来找您,必有要事儿,要不……见一下?”
宴轻已进了里屋,声都没回。
管家无奈,也看向云落。
云落只能作罢,对门童说,“我跟你去见。”
豪門 危 情 總裁 兇猛
噬源龙魂 永远不服
门童一脸懵地点点头。
二人走到门口,宴轻忽然又从里屋出来了,对云落不满地说,“云落,你回来。”
云落脚步猛地顿住。
宴轻没好气,“她要见我,你去做什么?”
云落:“……”
是,主子要见您,可是您不见啊?我就去说句话。
宴轻已穿戴整齐,下了台阶,“你留下,我去见她。”
云落心里大喜,面上再也不敢表现出来了,平静地点点头,假装没看到宴轻早先衣衫不整,如今已穿的整整齐齐,心想着,原来小侯爷也很口是心非,说了不见,却回屋去整理衣裳,又出去见了。
宴轻慢悠悠地一路来到大门口,一眼就看到了趴在马背上脸色苍白浑身脏兮兮一身尘土,连衣服都不看出本来颜色,看起来像鬼一样的凌画。
通灵事务所 霍公子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 羽佳一鸣
他皱眉,“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
琉璃没忍住,替凌画抱了一句委屈,“收到云落的飞鹰传书的信时,小姐正在几千里外,五日五夜不眠不休赶回来的。”
就是怕您真说的出做得到毁了这一桩婚事儿。
宴轻看了琉璃一眼,挑眉,“几千里地外?”
琉璃哑口,心想坏了,衡川郡距离京城不过一千多里,而岭山距离京城五千里,她一时心急口快,又给小姐惹麻烦了。
哪怕小侯爷从三公子嘴里知道了衡川郡和二殿下的事儿,但估计也不知道岭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