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05h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起點-第二百九十五章 二公子的大格局與雄心展示-y19rh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小說推薦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与魏和尚相比,周卫国的军事理论知识十分的扎实。
张大彪甚至能看得出来,周卫国有成为一名将星的可能。
而对于这样一个有潜力的苗子,如果放在二公子张宗卿的身边,他的成长速度一定会是极快的。
再加上此行欧洲,二公子必然是会造访D国、F国等西欧强国。
有像周卫国这样一个懂得多门西欧各国语言的警卫员,可能更为方便一些。
此时的张大彪并不知道,张宗卿在留学西欧的时候,曾经将德语、英语、法语西班丫语、葡萄丫语以及意呆利语等等,都学习了一个遍。
所以即便是把张宗卿直接扔到欧洲,让他和那些欧洲人进行沟通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周卫国?”
这个名字在张宗卿的脑海中停留了片刻,而后张宗卿很快就是对张大彪点了点头。
涅火弑仙
佛系古玩人生 九个栗子
“既然你都已经考察过了,那人选就定下来吧,就他周卫国了吧!”
张宗卿同意了张大彪做出的选择,对于张大彪张宗卿还是极为了解的。
他的相貌虽然有些粗犷,但做起事来向来是没有多少纰漏、而且也是极为谨慎、慎重的。
所以张宗卿几乎是经过没有太多的考虑,就直接同意了张大彪的意见。
“是,二公子!”
“我明天就让周卫国前来报道!”张大彪极为兴奋的开口应道。
……
李综任与白重喜二人在接到张大彪的电话,两人很快就是赶往张宗卿的府邸。
前往机场的轿车早已经是准备妥当,一行人便坐上奔驰公司提供的防殚轿车,便是往沪上市赶去。
此时,华国的第一支海军军舰编队已经是在沪上市集结完毕。
海军上将陈绍宽已经是登临军舰,等待华国三军副总司令张宗卿的到来。
轿车驶过平坦的水泥路面,没有丝毫的颠簸。
坐在加长版定制奔驰轿车上的李综任与白重喜二人往车窗外看去,他们对从金陵城到沪上市的公路简直是赞不绝口。
当然,最让李综任与白重喜感到不可思议的还是近期将通车的“跨长江大桥”。
将长江两岸用跨江大桥连通起来,这并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
复活之霸气豪情
千年以来,沟通长江以南与长江以北,似乎都只能是利用船渡的方式。
但就在沪市海战结束之后,二公子张宗卿便提到过要在武昌与金陵这两个地段,修建起两座横跨长江的大桥。
要知道在长江上修建横跨两岸的大桥,这可不是什么过家家的事情。
浩大的工程量、高质量的桥梁建筑师以及庞大的资金投入。
纵然是李综任与白重喜二人,也是极度的不看好
二公子张宗卿的这个计划。
然而现在,同时保证了通航性与通行性的跨长江大桥,眼看着就要面向大众通行了。
不得不说,这简直是惊呆了所有人。
天堑变通途!
说的不就是眼下这座沟通长江南北两岸的跨江大桥。
“这座跨长江大桥,从此就要正式通行了啊?真是没想到一切都会变成现实啊!”
李综任看着远处的那座跨长江大桥,极为感慨的开口说道。
“德邻,你可知道这座跨长江大桥是何人主持修建的吗?”
专程从川蜀一地为了这次和谈赶回来的桂系三杰黄邵宏,突然对李综任问道。
不过在北进战争之后,为了促进全国的统一大业。
黄邵宏曾经两次改换过自己的门庭,一次是投入蒋老板的麾下。
但很快黄邵宏发现蒋老板不仅是没有统一华国的能力,更没有容人之量。
所以黄邵宏又是迅速做出了第二次决定,这一次也是黄邵宏最为重要的一次选择。
而自此之后,桂系三杰也变成了桂系双雄白重喜与李综任。
“能设计出这样一座大桥之人,必然是惊才艳艳的人物。”
“莫不是二公子请了世界级的高级桥梁工程师,才建成这座跨江大桥的?”
李综任看着自己曾经的老朋友黄邵宏,笑着开口说道。
最萌老公來回滾
“这你可猜错了,这座跨江大桥的总设计师和纵横华国大地的铁路总设计师,都是我们华国人。”
“他的年岁可不大,足以吓到你!”
“1896年生,到现在也不过是37岁而已。”
“他的名字叫做茅义升,字唐臣,苏省镇江人,毕业于米国的卡耐基理工学院!”
“拥有着杰出、令常人难以企及的设计天赋。”
狗壹樣的江湖 流氓不撲街
破天战神
“虽然只有37岁,但二公子就直接将操刀这个难度系数大的惊人的跨江大桥建造任务,直接交给了这么一个少壮派。”
死神推銷員 黃金米
说完,黄邵宏又是笑着摇了摇头。
“当时二公子的这个建议在奉天内部,其实也是受到了广泛的质疑。”
神級護美狂少 公子痞
龙御苍穹
“毕竟茅义升教授和詹田佑教授不同,詹田佑教授可是很早之前就已经是成名了,而茅义升的名气并不大。”
“但二公子一直是坚持着自己的选择,所以最终茅义升才得以成为这两座跨江大桥的总设计师。”
黄邵宏甚至到此时还记得,当时张宗卿是如何坚持自己选择的。
“不过事实证明,二公子确实是拥有着一双能够发现人才的慧眼。”
“茅义升和他的建设团队超过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期,不得不说茅义升是个真正桥梁设计和建造的天才。”
由此也可见黄邵宏对茅义升是多么的满意,仅仅是这片刻之间,他又是夸了茅义升一遍。
“茅义升,他现在真的才三十七岁?”李综任明显是有些惊讶的开口问道。
“对,茅义升他不久前才刚过了他的三十七岁生日。”黄邵宏开口说道。
作为一个工程设计师而言,三十七岁绝对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年龄。
而且在很多国人的潜意识中,华国各个方面的工程师始终是不如外国的。
所以当黄邵宏提到设计、建造跨长江大桥的茅义升不过才过三十七岁生日不久时。
即便是李综任也是有些动容。
“不仅仅是茅义升,在奉天有很多的少壮派科研工作者,都已经是快占领了华科院。”
“在第一批外国专家选择回国,或者是米国等欧美国家为了阻止我们华国的进一步崛起与强大。”
“他们以各种借口和方式,裹胁了许许多多的外国科学家、科研工作者回国。”
说到这里,黄邵宏竟然是笑了起来。
“但那些外国佬们绝对不知道,二公子在很久之前就看到这一点。”
“所以二公子在很久之前,就开始对九年义务教育教育进行普及。”
“再加上二公子之前借着与米国交好的公派留学生回国,以及本土科学家的快速成长。”
“我们华国的科研工作者,各领域领域的人才,完全可以承接起欧美合国将人才抽调一空的毒计。”
“不得不说,二公子这一手是真的太妙了,这等的高瞻远瞩我们只能是为之叹服。”
在这个时代,像张宗卿一般重视教育的人有。
但像张宗卿一样重视教育工作,为了在全国范围内大力推广义务教育制度。
不惜对军费进行节制使用的军阀势力,绝对是不多见的。
毕竟蔡源佩每年从奉天财政部争取到的教育资金,都是实打实的。
“你们知道吗?”
“如果将每年给蔡源佩的教育资金,都挪用到二公子一直心心念念的航空母舰编队上。”
“纵然是养上十几、二十艘航空母舰,都是绰绰有余的。”
听到黄邵宏的这番话,白重喜、李综任都是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之中。
……